修图之前,修图之后

摘要: “可是好玩啊!”

10-11 23:03 首页 风吹花落雪


我很喜欢拍照,但很少修图。

创作是愉快的,而修改则是琐碎枯燥的。

更何况没有人会喜欢辛辛苦苦修半天,换来的却是一句:“这是修的吧?”

修图和电子游戏一样,很容易让人沉陷其中,你试了一种效果,又想试另一种,常常导致修改的时间比拍摄的时间还要长。

人们不喜欢浓妆艳抹,也不喜欢修图过度。

“过度”可以理解为两种意思,一是失真,二是为此投入的时间和精力太多。


但是修图当然是必要的。

就像对于任何创作来说,修改都是必要的。

反复修改一篇文章令人称道,反复修改一张照片则令人不屑,这里面有对修图的误解,也包含着对“失真”的厌恶。

小学时学习美术,老师讲“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。”现在想来,那些哪怕“失真”的照片也可以理解为“艺术高于生活”。

但这样的名言也只是一句废话,没有什么高于生活。看起来高于生活的,无论是艺术还是白日梦,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。

有一天吃饭的时候,学生推荐给我一个修图软件,让我试试其中的各种效果,我试了一下,确实好玩。

我还记得我们当时的对话。

“齐亮,你平时修图多吗?”

“很少诶。我不喜欢修图,要消耗太多时间,还有损逼格,要被别人问:这是修的吧?”

“你说的也对,可是很好玩啊!”


可是很好玩啊!

这确实也是修图最重要的意义之一。

像是一种重新创作,让来源于生活的写真照片“高于现实。”

修图之前与修图之后


朋友看了我“修”的图之后一个劲的摇头。

“齐亮,你这不叫修图,叫毁图。”

“但是好玩啊。”我说。



不久前和选了我的小说课的周同学聊天,聊到了创作。

“齐亮,《龙族》我已经看完啦!”

“有兴趣写篇书评吗?”

“可是书评好难写。”

“我给你看张照片。”

“这是我卧室的窗台。

这些书是我前段时间搬家时从成都打包快递过来的。

我今天趴在床上拍了好多张。拍完后我想,如果让别人拍这张照片,可能会觉得很枯燥,可能只是随手拍一下。但我为什么愿意趴在床上拍好几张呢?因为这些书都陪伴过我,这是我的窗台,我生活中的一部分。

如果我们创作的着力点是我们热爱的那些事物,创作就不会太难。

就像小说课选《龙族》,原因之一是我自己特别喜欢这部小说,如果你写书评的话,也可以把重点放在自己最感兴趣、最喜欢的那些部分上。”

最后发一组最近拍的照片。

修图确实好玩,但那不是摄影最吸引我的部分。

摄影吸引我的,是生活和工作中那些触动内心的画面,让人忍不住想记录下来。

学校的体育课上

某同学的下午茶

广州动物园,我的同事牛哥在教学生拍火烈鸟。

这是某同学哭的时候,为了让他开心,牛哥背他看葫芦。我们学校的楼顶是一片农场,葫芦还很小,我们以前都没注意到。



这段时间常看的一本摄影书是七七的《幸福照相馆》。书中的一些句子深得我心,抄录在这里:

拍照没有捷径,唯一的办法是好好生活。

当你发现你的镜头里脆弱单薄,觉得自己的照片总是缺了点什么。扪心自问,你是否热爱你眼前的一切呢?你对于这张餐桌,抱有盼望和期待吗?它是否反映了你的生活,折射你的内心呢?如果只是为了给一个面包、一瓶牛奶做广告,那我们力求光纤均匀构图公正即可。但如果你希望你的照片充满生活的温度,散发人情气息,那也许你要往你的镜头里添加的,不止是一片片滤镜,而是一颗认真生活的心。

当我们一次次把镜头对向生活,其实我们向往的,是更好的日常,是一个理想的家,理想的生活,一个自己的内心国。

平凡而宁静的人生里,生命的流逝就在这些照片组成的河道里。


推荐阅读:“我觉得需要动用魔法了!”

苹果用户赞赏通道


首页 - 风吹花落雪 的更多文章: